安拾缘

最近低迷期,暂不产粮
27本命
小纲吉他超可爱
吃all27可能偏5927多一点
我爱安哥!
以上
本职其实是画手的写手

【all27】沢田纲吉笑不出来㈤

梗源自弹丸论破绝望篇#小学生文笔#ooc注意
005
        —— 9:44 a.m.——
         电子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告诉沢田纲吉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他想今天上午大概没有时间让他上课了,何况他的学生还没有全部找回来。【什么时候才可以上课啊】未来的学园长不禁有些惆怅,【要速战速决才行】想着加快了脚步。
  
  
         纲吉直接委托关系人调动监控寻找学生的所在地,得到回复后径直朝某些标志性的建筑物走去。狱寺好像还没反应过来,笔直的站在原地。
 
 
        原本狱寺从医务室处理好伤口出来后,是想着直接去找他亲爱的十代目的,但是半路遇上了蓝波,不能忍受他人不尊重十代目的狱寺想都没想就追了上去。(其实也没有不尊重)
 
 
        不是不能理解对方只是个十岁小孩的童言无忌,只是在他们打闹之前,狱寺说了句十代目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导致一直以自我为中心的蓝波脱口而出就是一句“蓝波大人我才是最厉害的”然后他们俩就开始以“谁才是最厉害的人”为论点开始无脑争论。争着争着也就打了起来。不久蓝波自知打不过狱寺,钻着空子逃跑了,即便如此,仍然时不时抛出几句嘲讽。于是这场追逐战便开始了,两人从此以后也互相看不顺眼也是后话了。
 
  
        狱寺隼人晃了晃脑袋,从刚刚的回忆中回过神来,迅速调整自己的状态,追上前方的沢田纲吉【作为十代目的左右手可不能分心。】狱寺隼人一开始有些踌躇,不知是否要告诉未来的学园长刚刚关于蓝波和自己的事,但是看到他暖棕色的眸子紧盯前方,有些凝重的气氛围绕在他周围也识时务的闭口不谈了。
   
   
    “到了”  沢田纲吉停下脚步。狱寺也定住身形,抬头打量这座建筑——食堂。【不愧是彭格列学园,真是壮观呢】看似不良的银发少年在心中暗暗想到。明明只是个食堂却装修的向个五星级大酒店,大门的正前方还匹配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喷泉。在接近正午的阳光照射下,耀眼的让狱寺的眼睛有些睁不开。
 
 
        进入食堂内部,就看见一个扎双马尾麻花辫的华裔女孩和拿着本没有书名且极大极厚的书的栗发男孩相聊甚欢。他们坐的餐桌前还放着一笼精致的饺子,还冒着一丝丝热气。

  
        这真是一副美好的画面,如果忽略另一盘装着紫色不明物体的料理就好了。看到那诡异的料理,未来的学园长不自觉的冷汗直流,而一旁自称左右手的狱寺差点两眼一闭昏了过去。好在他及时移开视线,捂住口鼻,才缓冲回来 。
     
 
         沢田纲吉是超高校级的希望,他在陷入某些看似无法逃脱的灾难时,总能带给周围的人希望,让他们重新振作起来,冲破绝望的困境。他是真正的,名副其实的希望,即便他在年少时没有进入彭格列学园就读,这点也不容质疑。比如说一年前的绝望事件。
  
  
        但是现在,身为希望的纲吉不免有些尴尬。他的右脚战略性的后退一步,想着是否立即离开。他知道制作那份紫色料理的主人是他学生狱寺隼人的姐姐——碧洋琪,也知道隼人从小就受到他姐姐料理的毒害,但是【这样是不是有借口离开了啊qwq】身为希望的纲吉不禁这样想到。
 

       “哟,这不是隼人和reborn的学生吗”可惜纲吉已经没有机会离开了。随着女性声音逐渐的清晰,聊的正欢的两位学生也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一位粉色长发的美女双手扶臂款款走来,火辣的身材配上些许露骨的服装衬的她格外妩媚动人。“不愧是reborn的前任情人啊”沢田纲吉轻声嘀咕到。
 
   
       “来的正好,来尝一尝我和一平做的料理吧”绝对的语气让沢田纲吉没有一点退路。这是才刚刚开始站在身后一言不发的狱寺开口了“够了…老姐,十代目还要上课,没时间……”“!”还没说完就打算拉着亲爱的十代目掉头走人的企图被识破,只见碧洋琪毫不留情托起那诡异的紫色料理,一个箭步朝着他们的方向扔去。

 
        沢田纲吉为了护着没有丝毫防备的狱寺,直接反手拉住狱寺,接着又朝旁边一推。银发少年被退出去后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来了个踉跄,前者也因为反作用力而向方向倾倒,接着其中一只脚往后一撑,便也稳住了。
 
 
        狱寺隼人感到有些诧异,他自认为他和碧洋琪作为同父异母的姐弟,关系虽然说不上好,但也没有想到会攻击自己。狱寺又忍不住懊恼【又给十代目添麻烦了】
 

       “没事吧,隼人”耳边响起十代目依旧温柔却明显有些着急的问候,不想继续添麻烦的狱寺连忙回答到“没…没事”“真的吗?”纲吉又有些不放心的问了一遍。“真的!”
 
 
        碧洋琪站在两名状态外的学生旁边,隐晦的笑了笑。说实话她有些高兴,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她的弟弟,也就是狱寺隼人,如此的受人牵制了,换句话说……是依赖。虽然他可能自己都没有察觉,但是她这个做姐姐的,可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自认为姐弟关系差劲的弟弟并不知道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其实很爱他。
 
  
       未来的学园长确认狱寺真的没事后,向碧洋琪点了点头,后者礼貌的点头回礼后就离开了食堂,毕竟她不算食堂的工作人员也不算学生呢。在中途回头看了眼忍住不看了眼自己弟弟的背影,接着又加快了脚步。她还有任务呢。
  
 
        站在少年少女所坐的餐桌前,握拳的右手放在嘴前并清了清嗓子,“咳咳,你们是一平和风太吧!”

         “是这样没错,你又是谁?”少女站了起来,而栗发少年眨了眨自己圆溜溜的大眼睛,人畜无害模样的反问道。
 
 
       “是你们的班主任哦,你们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纲吉保持微笑。“什么日子?”“果然你们也忘记今天要上学吗qwq”沢田纲吉一副丧家犬的表情。“哈哈哈哈”老师你真有趣,叫做一平的少女笑着坐下对面的风太也把脸藏在树下偷笑。
  
  
“话不多说,赶紧走吧……虽然还有几个,但你们先回去吧”十分轻松地提着两人的后领,然后忽略他们不满的豆豆眼,将他们拖出了食堂。
   
  
        两人最后还是听话的回到了教室,里面已经有一伙人凑在一起聊天了。“啊,”“怎么了?”风太挠挠脸颊“我的饺子还没吃呢”“真可惜,只能下次在吃了”两人相视一笑,不再说话。
 
 
         还在找学生的沢田纲吉:“……”“继续前进吧,十代目!”感觉隼人头上好像长出了兽耳,后面还有尾巴在摇是我的错觉吗。

         ——10:00a.m.——
        『注意安全,预备科有学生不明原因受伤——reborn』一条短信发送到未来学园长的手机上,可是没有有引起他的注意。
                          
    
        今天的彭格列学园,一如既往的平静。——吗?
——————————————
纲吉小本子上的已知信息
『蓝波·波维诺——超高校级的诈骗师』
『一平——超高校级的中华武术家』
『风太·德·伊斯特勒——超高校级的占仆师』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