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拾缘

最近低迷期,暂不产粮
27本命
小纲吉他超可爱
吃all27可能偏5927多一点
我爱安哥!
以上
本职其实是画手的写手

今天的沢田纲吉...系列2

今天的沢田纲吉有信息素
大概清水#私设有#不是abo的abo

5927 / 8027↓
       [有些不妙]
       沢田纲吉有些无措的在人来人往的街上逛着,他手里空无一物,为了使自己显得更自然,打开了脖颈上扣着的领子。可是仍然有很多人的视线飘忽在自己身上,甚至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怎么办啊”此时的沢田纲吉只能靠嘀咕来掩饰自己的害怕。

        他确定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既没有带眼罩也没有穿女装,更加没有拿着吊带袜攻击他人。想着前几天发生的事,纲吉有些窘迫的低头朝前奔跑,努力让自己不长的棕色刘海遮住自己的视线假装别人看不到自己。

        纲吉一个劲的向前跑,想要逃离这种被无差别观察的可怕场面。然而他最后不得不继续前往车站附近的团子屋买些三色丸子回家招待客人。

        十五分钟后
       “啊,终于买回来了。”急匆匆的从团子屋回来还喘着气的纲吉看到自家不大的二层房屋,松了口气稍稍站稳。想到在团子屋的店员看向自己意味不明的眼神,沢田纲吉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扶着门把手正想打开大门,可是另一股力量拽着把手使沢田纲吉向前冲去。由于惯性纲吉在松开门把手后继续向前扑去。紧闭双眼,他原以为自己会被大门前的楼梯绊倒然后摔个狗啃泥,结果当他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温柔的怀抱里。

       这意外让纲吉暂时忘却之前的不快,忍不住多呆了一会儿,直到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自己耳边传来,是狱寺。“……十代目,您没事吧?”纲吉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连忙满脸通红推开他,把拿在手里的外卖扔在地上换了鞋子飞快的上楼了。

        连滚带爬的进入自己的房间,发现自己的同学兼友人的山本武坐在地上看着自己,让纲吉不免觉得有些羞耻。

        “你回来了啊,纲。”“……嗯”纲吉也走过来在地上的软垫上坐下。 “狱寺君在楼下哦,他不上来吗?”纲吉回想起刚刚的一幕,连忙红着脸移开视线“大概不想上来吧”同时也在心里祈求着[隼人千万不要现在就上来!]“哈哈,是这样吗”

        为了不继续浪费时间,纲吉和山本一致决定“做功课”,[一定要在里包恩回来之前做好!]于是他们开始了漫长的计算之旅。

        纲吉是一心一意的做作业的,但是在他对面的山本武就不这样了。他完全不能静下心来,其实他也想像平常一样,用总比纲吉快一点的速度做,这样纲吉偶尔有疑问的时候,他也可以趁机和纲吉更加亲近。

       但是,“纲…”他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嗯?”“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只见纲吉用笔抵着下嘴唇摇了摇头,然后低头又沉思了一会儿,直接凑了过来。“山本君,这题应该怎么做呢?”

        “哈哈哈,这题吗,我还没做。”表面从容的山本武深知自己内心的悸动。好友的突然靠近,使二人的身体较为亲密的靠在了一起。山本武闭上眼睛想减缓自己眼前所见的视觉冲击,可是,之前在纲吉进门后闻到的味道……更浓了!失去视觉使山本的其他感觉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山本上国文课的时候大概都在睡觉,所以他这时候的感受不能生动的表述出来。但他依旧靠他的直觉描述着[很柔和…也有点强势,总之就是让人情不自禁深陷其中。]

         山本武没有睁开眼睛,他的脑海里开始浮现一些画面。[ 他的红唇,他的发丝,他的眼睛,他的鼻梁,他的锁骨,他的耳尖……]以上山本臆想的都是沢田纲吉,此时正和他肩比肩的友人。

       山本又忍受不了的睁开眼,看向一边用一副天真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纲吉,他甚至觉得后者就是在诱惑自己。都是那股味道的错“抱歉,纲我要去外面冷静一下。”顾不上一旁纲吉的感受,猛的冲向门外。被山本吓到的纲吉坐在原地有些懵,但是他也没怎么在意,跳过这一题继续往下做。

        落荒而逃的山本武下楼前往厕所,却遇上了端着纲吉买回来的团子和麦茶的狱寺。其实他早就可以上来了,只不过却纠结起了摆盘的方式。

        看着自己一直看着不爽的肩胛骨匆匆下楼直奔厕所,狱寺看到后表示不屑的一哼。接着就迈着欢快的步伐前往了沢田纲吉的房间。

       刚打开房门,狱寺就被房间内浓郁的香味震住了。不知名的香味扑面而来,对他来说有点像猫薄荷,虽然自己属于犬型但依旧有相当的冲击力。说实话刚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就有些受不了差点扔下盘子直接扑上去。

        狱寺站直了身,恭恭敬敬的端上茶点。在听到自家十代目用充满诱惑(误)的声音叫了自己的名字,又用苏糯的声线对自己说了声谢谢后。一向面对自己master自控力极佳的忠犬,激动的甩动着自己不存在的尾巴,握住了纲吉的双手。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纲吉不知所措。

         他忠诚的左右手有些莫名其妙的突然握住了自己的手,然后问到“…十代目,我可不可以吻你!”“嗯……哈啊!?”完全没反应过来,连忙手脚并用后退好几步,直到自己的后背抵到障碍物才不得不停下来。

        和平常不同的左右手用他的阴影笼罩住在他身下瑟瑟发抖的自己,虽然从旁人的视角看会发现原来微妙的从属关系有些颠倒,但是前者完全没注意。
      
       一听到自己有些冲动的询问得到了肯定,也顾不得十代目的接下来的反应,缓缓靠近自己亲爱的十代目,看着他在自己身下脸红的一塌糊涂的可爱模样。狱寺心中的小鹿在怦怦直跳,一下一下重重的撞击在他的胸口上。他一直认为亲吻是件十分神圣的事,就像在教堂中终成眷属的恋人向世人宣告自己的所属。

        狱寺一只脚插入纲吉两腿的空隙之中,两手抚上后者的双颊,逐渐减少两人面对面的距离[啊,十代目的脸红的要滴血了]这样想着仍然毫不客气的继续侵入。
      
        早已紧闭双眼的纲吉在感受到自己唇上柔软的东西后,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推开隼人,但是[已经太晚了。]
 
        两人的嘴唇一开始只是简单的触碰着,摩挲着,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位于上方的始作俑者渐渐不满足于此,试探性的伸出舌头,勾勒着对方的唇形。被闲置的左手手开始向下移,理所当然的扶上纲吉敏感的腰部。

        处于被动状态的纲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尽职的左右手也乘势而入,与前者的小舌共舞,时不时滑过他的上颚,在对方的口腔角落处扫荡,使纲吉情不自已发出令他害羞的娇/喘。两人的双腿不知何时纠缠在一起,入耳是两舌相交发出淫/靡的水声,纲吉也忍不住放纵自己,任由狱寺在自己的唇中开垦。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松开了口,亲眼看到拉出的银丝让纲吉又害羞的错开视线,并下意识的拽紧了狱寺的衬衣。“十代目,”在一片不自然的气氛中狱寺开口了“我喜……”

        “咔嚓——”开门的声音打断了狱寺正要说出口的告白,“抱歉,阿纲我刚刚肚子有些不舒服,”山本武眯着眼笑着站在半开的门后,纲吉在听到开门身的那一刻早已推开狱寺在地上正襟危坐。

        [可恶,真扫兴]而被纲吉推开的狱寺倒在地上不想起来。不知何时,纲吉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早已散去,似乎一开始就不存在,山本故意忽略纲吉脸上的迷之红晕,说到“那么继续做作业吧。”

       可能有预谋也说不定,总之那天发生的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如果是这样就好了』沢田纲吉这样想。
END没有后续:D
——————————————
烂尾抱歉
说实话中间有想开车的冲动
对59偏心好严重啊,我qwq

评论(5)

热度(18)